第二人格

夜は短し、歩け乙女

距离上一篇都是已经有半年了,忙着应付生活之余也没忘了还有这样一片天地。感谢网络给我一个自我记录的空间,我还在这里。

====

正文好像和标题没什么关系,就是觉得读起来很好听。兔兔发给我的图片上写着1990年出生的人已经是中年了,这么说起来自己也没几年少女可以当了,一瞬间还有点怅然若失。

抓住学生生涯的小尾巴体会了一把一个月的校园恋爱,不过大多时间还是对着手机发泄喜怒哀乐。多亏我两种方式我都不讨厌,适应得快也切换自如。有趣的是一个大我好几岁的男人每次在机场都要抹几滴眼泪,看得我嘲笑之余差点也要被感染,哪怕多留下一秒也好。

无意间翻到几个月前La La land的电影票,回想那天在IMAX里,旁边的人就着...

一点点爱

上个学期的总结怎么说都要在这个学期开始之前写完,所以现在距离新学期开始还有两个半小时Orz

=======

今年冬天来得比往常要晚一些,等拿出羽绒服来穿已经是十一月底的事情了。时间快到转瞬即逝,反应过来又有一个学期结束了。

感恩节出去玩给兔子带礼物,被要求要能衡量爱的那种。在纪念品店转了一圈给她买了个加大号的shot glass。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她说“你看这个比较符合你的酒量,多出来的部分还能再装一点点我的爱。”

一转眼又到了复杂的12月,突如其来的惊喜和做不完的待办事项交叉着控制我的情绪,抬头一看花瓶里的康乃馨变干发黑,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其实也不错。

在一个学期过半的时候遭遇了一场有趣的意外。感谢主人公...

降水概率60%

刚开始酝酿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在北京过暑假,夏天在持续的闷热和20分钟的大雨里无限循环,最喜欢的天气是雨过天晴,而天气预报大多数时间都是降水概率60%。后来回美国,开学,忙着学习看电影和roadtrip,时间一晃过去了小半年。

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尝试了很多新东西,在地图上做长短不一的直线运动,绕了许多圈好像又绕回了原点。白天全力以赴地过生活,晚上在间歇性伤春悲秋和自我嫌弃里无限循环,这点倒是从来没变。

做了一些荒唐却美妙的梦,梦里又哭又笑醒来骂自己没出息。花了些时间认清一些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和过去一年的自己说个漂亮的再见,目送了一艘离岸的船。Oh captain, my captain.

后来的日子...

满船清梦压星河

1.

生物钟被调到了奇怪的时区,每天夜里四点钟困第二天十一点钟醒,省了一顿早饭,害我缺了个理由吃华夫饼。


有时候会抱着奇怪的期待打开微信,没有收到想要的消息会有点沮丧,然后抑制住主动发消息的冲动找事情做。一下子觉得生活真的挺不公平的,主动找你的人你没兴趣,你主动找的人又忽远忽近,站在食物链的中间,鼓不起勇气也放不下身段。


2.

晚上写作业的时候把手机连在电脑上充电,看到照片自动弹出了去年夏天的照片,我在美国西边喝着happy hour买一送一的抹茶星冰乐,回村里读菲茨杰拉德的小说,翻开书的第一页写着作者的赠言,Once again, to Zelda。


今年夏天还在村里修...

时间胶囊

写在二月的尾巴。有些事情要是行不通就算了,不必强求。

========

进了2016年生活过得像过山车,大起大落之余的时间都在生病吃药。记得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咳嗽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刷牙又赶上牙龈出血,那一刻觉得自己就像个行走的感冒病毒,无药可医。

打开手机备忘录一半是写完了没发出去的文章,另一半是写到一半就没了下文的碎碎念。因为大部分文章的时效性,这些memo都成了只对我一个人公开的时间胶囊。翻到以前写的东西总是感叹当时的想法怎么那么幼稚,现在看来活脱脱的笑话。

我曾经说我和这个人关系好到大半夜去逛超市看星星,结果到头来这人沉到了联系人的最下面。删聊天记录的时候看到以前那些有的没得,花三秒钟的时...

薛定谔的猫

早上九点钟厚积薄发的创意和灵感居然被我用在写这个东西上,一半的自己觉得这样做天经地义,另一半的自己则替我illustrator上做了1/3的圣诞贺卡忧伤。

到日本今天是第三周,时间不长也不短,于是我在人生的第20个年头里体会到了朝九晚五的普通生活。在地铁里和人群赛跑,早早到家打开电视连广告都看得津津有味,在超市里挑着便宜又不能太硬的餐巾纸,抱着桶装水回家。

来之前抱有太多的念想,于是从到达的那一天开始就一项一项实现,我于东京可能是与君初相识,只是东京于我早就是犹如故人归。也感谢基友在这边每天带着我又吃又逛,有时候做些任性的决定也没黑我,每周四都让我去她家做饭看vs。

在这边能联系的人少之又少,偶尔和...

Time Goes By

当手机软件提醒我今天距离夏威夷演唱会已经过去14天的时候我还觉得演唱会刚散场,神经大条也不能像我这样。想过很多次这篇称不上文章的东西到最后会变成什么,以为是repo但是大多数细节已经在微博上传了几百遍几千遍,等我再闭上眼睛回忆过去的那两天的几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似乎只剩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

本来打了好长一段后来觉得矫情就都删了,也不知道是自己越来越冷漠还是语言退化太严重。现在想想那三个小时感觉就是五个闪闪发光的人坐着直升飞机出来又坐着直升飞机走了。第一天坐在D7看EGHY看到一本满足,印象比较深的是paradox,舞台打着粉色的光色气满满我却只能看到DYZ跳舞的时候甩出来的汗珠然后默默感叹:真...

如歌词那般风生水起

好久都没有这样坐在电脑跟前,看着桌子上七零八落的物件打开备忘录敲敲打打。太久没有记录点东西下来都不符合我矫情的性格。但是现实往往是每天走在大街上,坐在餐厅里,甚至是泡在浴缸里的时候都有大把大把想说的话,一开电脑就像按了delate键一片空白。


那我们干脆从零开始?


当我提着大包小包打开CBC房门的时候看着偌大的房间和空荡的卧室我意识到:我又回来了。那天晚上我狼狈得不得了,这里和家里不一样和宿舍里也不一样,房间大到走路都能听见回音,那天晚上我抱着ARAFES的抱枕想着再过一个月,过去了就好了。


当我坐在学长家沙发上跟sunshine一起看电影的时候,本来以为是一部无聊的爱情片到...

秋天来了呢= = 昨天还是漫天飘落叶的时候想停下来照张照片什么的结果赶着去上课今天再看叶子都掉光了QAQ 晚上的时候拽着亲友看A团从爆米花看到03年的All or Nothing,其实觉得Here we go整张专辑质量都很好的,All or Nothing那首歌里一直在重复的部分re了那么多遍觉得那段歌词啊真是感慨万千,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辛苦了。 第一次抽票竟然中了真是不可思议,怪不得这两天买到的各种牛奶都那么难喝原来买牛奶的RP都放到这边来了!所以现在最想说的就是会いにゆくよ!会いにゆくから!!请等我! 说了太多没用的话= =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永无止境的矫情

现在是晚上1点51分,我却坐在桌子跟前带着耳机听着贝多芬在这里码字。

其实这已经够矫情的了。

鉴于今天发生的一切,或者说是最近的种种,我实在有必要有必要写点东西下来缅怀曾经那个还会写东西的自己。


下了日语课的时候和同学一起拷资料,看她登陆网盘才知道她是个韩国人,一起聊天之余讨论了一下年龄,她说我是她见过的第一个生于95年的人。她说年轻就是好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拿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说是啊我有大把想做的事情可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她说不对啊你才是freshmen怎么能就没了时间?我说我要先转new house,如果不成功要转whitemen然后申请和new house的double major...

©第二人格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一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