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格

时间胶囊

写在二月的尾巴。有些事情要是行不通就算了,不必强求。

========

进了2016年生活过得像过山车,大起大落之余的时间都在生病吃药。记得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咳嗽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刷牙又赶上牙龈出血,那一刻觉得自己就像个行走的感冒病毒,无药可医。

打开手机备忘录一半是写完了没发出去的文章,另一半是写到一半就没了下文的碎碎念。因为大部分文章的时效性,这些memo都成了只对我一个人公开的时间胶囊。翻到以前写的东西总是感叹当时的想法怎么那么幼稚,现在看来活脱脱的笑话。

我曾经说我和这个人关系好到大半夜去逛超市看星星,结果到头来这人沉到了联系人的最下面。删聊天记录的时候看到以前那些有的没得,花三秒钟的时...

可怕的我们

距离上一次写东西都是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其实这中间有好几次打开编辑页面但是每次都是打了几行字就删掉一大半,看来看去就是不顺眼最后干脆取消连保存都不用。今天已经晚上一点半,我还有一篇journal要写可是无论如何都想说点什么于是就跑来这里

====

这一周都浑浑噩噩地被我混过去了。白天睡不醒晚上还熬夜,收到别人的微信一律懒得回,作业什么的都是不到deadline决不动笔。电脑里堆了一大堆待办事项却一个都没解决,网页里开着的东西也读不进去,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啊。

====

早上起来看到昆明的新闻觉得浑身不舒服,和室友出去逛街也魂不守舍的一直在刷微博看相关的消息。晚上回来看到图片觉得整个人都在...

©第二人格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一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