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格

我在迈阿密。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永无止境的矫情

现在是晚上1点51分,我却坐在桌子跟前带着耳机听着贝多芬在这里码字。

其实这已经够矫情的了。

鉴于今天发生的一切,或者说是最近的种种,我实在有必要有必要写点东西下来缅怀曾经那个还会写东西的自己。


下了日语课的时候和同学一起拷资料,看她登陆网盘才知道她是个韩国人,一起聊天之余讨论了一下年龄,她说我是她见过的第一个生于95年的人。她说年轻就是好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拿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说是啊我有大把想做的事情可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她说不对啊你才是freshmen怎么能就没了时间?我说我要先转new house,如果不成功要转whitemen然后申请和new house的double major...

改日再议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我躺在床上用肚子顶着电脑,看着手机微信上时不时提示的那些与自己无关的新消息,百无聊赖地敲下下面的文字。

说白了只是拖延症而已。在你们考试之前我们酝酿着出去旅行,最终却因为时间不和变成了一纸空文。在考试之后另一个群体说“我们一起出去浪吧”我说好啊好啊但是真到有人来问具体在什么时间去做什么的时候又鸦雀无声,拖到最后没了音讯。初中同学也说“什么时候你我再叫上XXX和XXX还有那个XXX我们一起出去玩啊”我去问了XXX结果因为时间不妥最后又落得一句“改日再议”

就这样改到后会无期了。

有时候处于别扭不会主动去开口但是心里是想的,想被邀请,想被记住,想说“好啊”想做好多好多好多的事情。就在最近...

©第二人格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一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