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格

时间胶囊

写在二月的尾巴。有些事情要是行不通就算了,不必强求。

========

进了2016年生活过得像过山车,大起大落之余的时间都在生病吃药。记得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咳嗽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刷牙又赶上牙龈出血,那一刻觉得自己就像个行走的感冒病毒,无药可医。

打开手机备忘录一半是写完了没发出去的文章,另一半是写到一半就没了下文的碎碎念。因为大部分文章的时效性,这些memo都成了只对我一个人公开的时间胶囊。翻到以前写的东西总是感叹当时的想法怎么那么幼稚,现在看来活脱脱的笑话。

我曾经说我和这个人关系好到大半夜去逛超市看星星,结果到头来这人沉到了联系人的最下面。删聊天记录的时候看到以前那些有的没得,花三秒钟的时间想如果在过去某个时间点我做了不一样的决定会不会现在还有得聊。最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左划了聊天记录,过往和那人的头像一同消失在手机里。

我曾经说在这一天我终于把自己推销出去,被自己束之高阁的少女心终于找到了归属,从此往后有人能依赖。而现在几个月过去我还是过着和以前完全一样的生活,偶尔会想如果这时候边上有个人该多好,转念就把上一秒的自己嫌弃出了银河系。

但是多变如人情世故中也有不变的恒量,这些人穿插在诸多联系人中间,陪我喝鸡汤,陪我买口红,陪我去旅游,陪我吃火锅,陪我打打闹闹,陪我聊天气,聊爱豆,聊八卦,聊学术,在我困难的时候搭了把手,成了我冰天雪地里的大英雄。

所以笨拙如我也能平安无事走到今天,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电量不足的时候看看狗哥又变成满格,厚着脸皮在之前的路上继续大步流星。

曾经写过一封密密麻麻5、6页纸的信就那么寄了出去,寄没寄到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就像我备忘录里那些没写完的文章一样,偶尔拿出来看看,没写完的部分就当此处留白,不再追究。

看电影里面女主人公说“没有人这一辈子是无悔的,若是真的一生无悔,那这一生该多无聊啊。”

世界宽广,生命漫长。可能有一天我说的恒量们也从我的生活中淡出了,也想谢谢你们曾经出现过。

评论
热度(4)
©第二人格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一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