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格

装睡的人叫不醒

和A桑认识算下来也有3年,我知道这个时间在大多数人眼里看起来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是我知道这三年对你来讲非比寻常。三年间你花了太多的时间和不同的人交往到头来却发现你把周围所有人当朋友但是把你当朋友的人只有那么几个。

然后你突然明白了,你明白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你明白很多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你明白其实你一直在假装可是你已经不能正视自己,正如文章的标题。最初的时候有人坐在床边轻轻唤着你的名字可是你选择继续假寐,但是后来那个人走了,你突然想做起来看看周围的一切可是再也没有人过来了。

然后你开始自怨自艾,你开始由简单地喜欢变成潜意识里的抗拒。你告诉自己你很讨厌他你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可是他见到你还是会笑着开那些无聊的玩笑然后你也笑了。其实自始至终他都没变,只是你变了。变得胆小变得狭隘变得弱不禁风。

偶然地碰见他的时候相互打个招呼都会有人在旁边起哄。实话说你不讨厌身边朋友的那些没有恶意的玩笑。她们说的话让你还有一丝“那人还惦记我”的感觉,听着别人说“你们两个很配可是为什么就没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想:是啊我们很合适,可是为什么就偏偏没在一起。究竟是谁先错过了谁这样的问题没有人去追究于是这个问题就随着时光被留在了过去。

其实你一直告诉自己你做得很好,你把你和他的短信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然后点了全部删除,你把他的号码从通讯录里删掉然后期望着有一天他给你发短信的时候你可以回一句“您好请问您是哪位”就像一个战胜的将军向全天下的人宣告自己的胜利:我把你彻彻底底地忘掉了,彻彻底底。只是你点下删除的时候有些犹豫然后又去忙了别的事情于是你忘记了他的号码其实还在通讯录里藏得好好的。

然后就像夏天的大雨一样,那个人的短信就这样出现了,酝酿了那么久,然后毫无预兆地出现了。你看到发件人上那个你给他取的滑稽的名字有些哭笑不得,你还是想回上一句我不认识你可是你发现这不符合逻辑,因为他还用那个他不会用来叫别人的称呼在叫你,就像只有你们俩知道的密码。你突然觉得你被击败了,甚至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然后你又开始像曾经那样回短信,只是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你的每一个字都无比小心,生怕被他找到破绽,尽管你知道或许他永远不会注意到这些用词造句的不同。

他说“你真的要走了啊?!”

你看到的时候有点哭笑不得:是啊,难道我花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对着自己不喜欢的语言挑灯夜读是在做什么?你不想质问他,你更不想告诉他“我是要走了可是我舍不得你”你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太矫情了太肉麻了可是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这一刻你突然明白:原来自己是喜欢他的啊,原来我一直都非常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你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他说,可是打了那么多字出来却被一个删除键在几秒钟之内抹干净,最后只回了一句“是啊。”

然后你们开始聊天,聊那个你将要去的城市,聊那个你将要在那里生活的学校,聊那些你要一起相处的人,你们迫切地想在这之中找到交集,只是无奈世界太大,我们站在两个坐标点上,究竟要把比例尺放得多大才能让两个点重合?

最后他告诉你他现在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比以前更强了,这样的他想在你走之前请你吃顿饭。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心里是愉悦的,因为又找到了可以见面的理由,可是你是想哭的,那个人没变,还是那么傻乎乎,可是你大概在那顿饭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两个坐标点若是分得太开隔在他们之间的就不只是距离,还有时间,没错,那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时间。

你始终是没哭出来,因为你潜意识里告诉你那不值得让你哭,而你也恰巧挤不出眼泪来,你自嘲地笑了笑,大概是自己又变得冷血了吧,回了一句好啊便不敢再打扰他。毕竟他那么忙,那么忙,你又不是死缠烂打的性格,两个人都不温不火,便没了下文。

故事到最后你也不知道A桑或者那个和你玩暧昧的B桑哪个才是真正的Mr. Right。于是你决定继续装睡,只是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来。


评论
©第二人格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一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