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格

夜は短し、歩け乙女

距离上一篇都是已经有半年了,忙着应付生活之余也没忘了还有这样一片天地。感谢网络给我一个自我记录的空间,我还在这里。

====

正文好像和标题没什么关系,就是觉得读起来很好听。兔兔发给我的图片上写着1990年出生的人已经是中年了,这么说起来自己也没几年少女可以当了,一瞬间还有点怅然若失。

抓住学生生涯的小尾巴体会了一把一个月的校园恋爱,不过大多时间还是对着手机发泄喜怒哀乐。多亏我两种方式我都不讨厌,适应得快也切换自如。有趣的是一个大我好几岁的男人每次在机场都要抹几滴眼泪,看得我嘲笑之余差点也要被感染,哪怕多留下一秒也好。

无意间翻到几个月前La La land的电影票,回想那天在IMAX里,旁边的人就着...

一点点爱

上个学期的总结怎么说都要在这个学期开始之前写完,所以现在距离新学期开始还有两个半小时Orz

=======

今年冬天来得比往常要晚一些,等拿出羽绒服来穿已经是十一月底的事情了。时间快到转瞬即逝,反应过来又有一个学期结束了。

感恩节出去玩给兔子带礼物,被要求要能衡量爱的那种。在纪念品店转了一圈给她买了个加大号的shot glass。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她说“你看这个比较符合你的酒量,多出来的部分还能再装一点点我的爱。”

一转眼又到了复杂的12月,突如其来的惊喜和做不完的待办事项交叉着控制我的情绪,抬头一看花瓶里的康乃馨变干发黑,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其实也不错。

在一个学期过半的时候遭遇了一场有趣的意外。感谢主人公...

大学的最后一个感恩节假期。班夫的星空。

降水概率60%

刚开始酝酿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在北京过暑假,夏天在持续的闷热和20分钟的大雨里无限循环,最喜欢的天气是雨过天晴,而天气预报大多数时间都是降水概率60%。后来回美国,开学,忙着学习看电影和roadtrip,时间一晃过去了小半年。

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尝试了很多新东西,在地图上做长短不一的直线运动,绕了许多圈好像又绕回了原点。白天全力以赴地过生活,晚上在间歇性伤春悲秋和自我嫌弃里无限循环,这点倒是从来没变。

做了一些荒唐却美妙的梦,梦里又哭又笑醒来骂自己没出息。花了些时间认清一些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和过去一年的自己说个漂亮的再见,目送了一艘离岸的船。Oh captain, my captain.

后来的日子...

又到一年十月份,去找点秋天的颜色。Lofter我回来了

六月份还是要留点痕迹下来才好啊。刚回来的日子总是在没出息的吃饭拍照和在家躺一天看剧中度过的。今年给自己找了份实习,不用九点钟上班的代价就是要九点钟才能走。找了个周末走了五公里,重点是get了一身色(shai-er)惯例的庆生又跟腿腿开着车发着疯走完了半个北京城。被堵在西直门的时候看到了西环广场上一张小囧脸。喜欢的日子总想把一天掰成好几天过,好在我还有一个多月,想让时间停在这个夏天。

满船清梦压星河

1.

生物钟被调到了奇怪的时区,每天夜里四点钟困第二天十一点钟醒,省了一顿早饭,害我缺了个理由吃华夫饼。


有时候会抱着奇怪的期待打开微信,没有收到想要的消息会有点沮丧,然后抑制住主动发消息的冲动找事情做。一下子觉得生活真的挺不公平的,主动找你的人你没兴趣,你主动找的人又忽远忽近,站在食物链的中间,鼓不起勇气也放不下身段。


2.

晚上写作业的时候把手机连在电脑上充电,看到照片自动弹出了去年夏天的照片,我在美国西边喝着happy hour买一送一的抹茶星冰乐,回村里读菲茨杰拉德的小说,翻开书的第一页写着作者的赠言,Once again, to Zelda。


今年夏天还在村里修...

五月打卡。每个四月底和五月初的主题都是期末不睡觉(黑眼圈)纽约的街头艺术,雪城曾经的辉煌。头一次跟朋友一起办了几十人的event,从最初的企划到宣传到采购再到当场实施,变成现实之后特别有成就感。人际交往和问题处理上都学到了新东西,感觉踏上了社会人的第一步。人生还是充实一点的好。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过了樱花季的华盛顿。没关系我们可以去逛博物馆啊,再不济的生活有花有酒就有盼头。看到冰沙我和我的兔牙都激动了w

©第二人格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一个有趣的人